东宫

东宫 第六章

  我急了,还继续关着我们啊⋯⋯

  李承鄞也急了,因为送来的早饭又是下了药的汤饼,他对着

  窗子大叫:“太祖母⋯⋯您是想逼死重孙么?”

  我反正无所谓,大不了不吃。

  李承鄞也没吃,我们两个饿着肚皮躺在床上,因为床上最暖

  和。

  太皇太后真狠啊,连个火盆都不给我们换。

  李承鄞对赵良娣真好,宁可饿肚子,也不愿意一失足成千古

  恨。

  可是躺在那里也太无聊了,李承鄞最开始跟我玩双陆,后

  来他老是赢,我总是输,他就不跟我玩了,说玩得没意思。到中

  午的时候,我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李承鄞还拉着我解

  闷:“唱个歌给我听!”

  “我为什么要唱歌给你听?”

  “你不唱?”李承鄞作势爬起来,“那我去吃汤饼好

  了。”

  我拉住他:“行!行!我唱!”

  我又不会唱别的歌,唱来唱去还是那一首:“一只狐狸它坐

  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噫,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

  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

  上,晒着太阳⋯⋯噫⋯⋯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是在等骑马路过

  的姑娘⋯⋯”

  李承鄞嫌我唱得难听,我唱了两遍他就不准我唱了。我们两

  个躺在那里,无所事事地聊天。

  因为太无聊,李承鄞对我说了不少话,他还从没对我说过

  东宫114

  这么多的话。于是我知道了东宫为什么被叫做东宫,知道了李承

  鄞小时候也挺调皮,知道了他曾经偷拔过裴老将军的胡子。知道

  了李承鄞最喜欢的乳娘去年病逝了,他曾经好长时间挺难过。知

  道了他小时候跟忠王的儿子打架,知道了宫里的一些乱七八糟的

  事,都是我从前听都没听过的奇闻,知道了李承鄞同父异母的弟

  弟晋王李承邺其实喜欢男人,知道了永宁公主为什么闹着要出

  家⋯⋯

  我做梦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和李承鄞两个人,会这样躺在

  床上聊天。

  而且还聊得这么热火朝天。

  我告诉他一些宫外头的事,都是我平常瞎逛的所见所闻,

  李承鄞可没我这么见多识广,他听得津津有味,可被我唬住

  了。

  李承鄞问我:“你到底在哪儿见过猪跑的啊?”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猪跑?”

  李承鄞没好气:“你不是说你没吃过猪肉,却见过猪跑

  吗?”

  “哦!”我兴奋地爬起来,手舞足蹈地向他描述鸣玉坊。我

  把鸣玉坊吹嘘得像人间仙境,里面有无数仙女,吹拉弹唱,诗词

  歌赋,无一不精,无一不会⋯⋯

  李承鄞的脸色很难看:“你竟然去逛窑子?”

  “什么窑子,那是鸣玉坊!”

  “堂堂天朝的太子妃,竟然去逛窑子!”

  我的天啊,他的声音真大,没准儿这里隔墙有耳呢!我扑过

  去捂住他的嘴,急得直叫:“别嚷!别嚷!我就是去开开眼界,

  又没做什么坏事!”

  李承鄞眼睛斜睨着我,在我的手掌下含含糊糊地说:“除

  非⋯⋯你⋯⋯我就不嚷⋯⋯”

  不会又要啃嘴巴吧?

  男人怎么都这种德性啊?

  我可不乐意了:“你昨天亲了我好几次,我早就不欠你什么了。”

  李承鄞拉开胸口的衣服,指给我看那道伤疤:“那这个呢?

  你打算拿什么还?”

  我看着那道粉红色的伤疤,不由得有点儿泄气:“那是刺客

  捅你的,又不是我捅你的。”

  “可是我救过你的命啊!要不是我推开你,说不定你也被刺

  客伤到了。”

  我没办法再反驳,因为知道他说的其实是实话,不过我依然

  嘴硬:“那你想怎么样?”

  “下次你再去鸣玉坊的时候,带上我。”

  我震惊了:“你⋯⋯你⋯⋯”我大声斥道,“堂堂天朝的太

  子,竟然要去逛窑子!”

  这次轮到李承鄞扑过来捂住我的嘴:“别嚷!别嚷!我是去

  开开眼界,又不做什么坏事!”

  “咱们被关在这里,一时半会儿又出不去,怎么能去逛鸣玉

  坊⋯⋯”我彻底泄气了,“太皇太后不会把咱们一直关到新年以

  后吧⋯⋯”

  李承鄞说:“没事,我有办法!”

  他出的主意真是馊主意,让我装病。

  我可装不出来。

  我从小到大都壮得像小马驹似的,只在来到上京后才病过一

  次,叫我装病,我可怎么也装不出来。

  李承鄞叫我装晕过去,我也装不出来,我往那儿一倒就忍不

  住想笑,后来李承鄞急了,说:“你不装我装!”

  他装起来可真像,往床上一倒,就直挺挺的一动不动了。

  东宫116

  我冲到窗前大叫:“快来人啊!太子殿下晕过去了!快来人

  啊⋯⋯”我叫了好几声之后,殿门终于被打开了,好多人一涌而

  入,内官急急地去传御医,这下子连太皇太后都惊动了。

  御医诊脉诊了半晌,最后的结论是李承鄞的脉象虚浮,中气

  不足。

  饿了两顿没吃,当然中气不足。不过太皇太后可不这样想,

  她以为李承鄞是累坏了,所以即使她为老不尊,也不好意思再关

  着我们了。

  我被送回了东宫,李承鄞可没这样的好运气,他继续入斋宫

  去了,因为明日就要祭天。我虽然回到东宫,但也彻底地忙碌起

  来,陛下并没有将元辰大典交给高贵妃,而是由我暂代主持。

  过年很忙,很累,一点儿也不好玩。

  我最担心的是元辰大典,虽然有永娘和高贵妃协助我,但

  这套繁文缛节,还是花费了我偌多功夫才背下来,而且接踵而来

  的,还有不少赐宴和典礼。

  每天晚上我都累得在卸妆的时候就能睡着,然后每天早晨天

  还没有亮,就又被永娘带人从床上拖起来梳妆。以前有皇后在,

  我还不觉得,现在可苦得我呱呱叫了。我得见无数认识或者不认

  识的人,接受他们的朝拜,吃一些食不知味的饭,每一巡酒都有

  女官唱名,说吉祥话,看无聊的歌舞,听那些内外命妇叽叽喳喳

  地说话。

  宴乐中唯一好玩的是破五那日,这天民间所有的新妇都要

  归宁,而皇室则要宴请所有的公主。主桌上是我的两位姑奶奶,

  就是皇帝陛下的姑姑,然后次桌上是几位长公主,那些是李承鄞

  的姑姑。被称为大长公主的平南公主领头向我敬酒,因为我是太

  子妃,虽然是晚辈,但目前没有皇后,我可算作是皇室的女主

  人。

  我饮了酒,永娘亲自去搀扶起平南公主,我想起来,平南长公主是裴照的母亲。

  裴照跟她长得一点儿也不像。

  我下意识开始寻找珞熙公主,从前我真没有留意过她,毕

  竟皇室的公主很多,我与她们并不经常见面,好多公主在我眼里

  都是一个样子,就是穿着翟衣的女人。这次因为裴照的缘故,我

  很仔细地留意了珞熙公主,她长得挺漂亮的,姿态优雅,倒与平

  南长公主像是母女二人。在席间按皇家的旧例,要联诗作赋。永

  娘早请好了枪手,替我做了三首《太平乐》,我依葫芦画瓢背诵

  出来就行了。珞熙公主做了一首清平调,里面有好几个字我都不

  认识,更甭提整首诗的意思了。所有人都夸我做的诗最好,珞熙

  公主则次之,我想珞熙公主应该是男人们喜欢的妻子吧,金枝玉

  叶,性格温和,多才多艺,跟裴照真相配啊。

  我觉得这个年过得一点儿也不开心,也许是因为太累,我一

  连多日没有见着李承鄞,听说他和赵良娣又合好了,两个人好得

  跟蜜里调油似的。我觉得意兴阑珊,反正整个正月里,唯一能教

  我盼望的就是正月十五的上元节。

  我最喜欢上京的,也就是它的上元节。

  十里灯华,九重城阙,八方烟花,七星宝塔,六坊不禁,

  五寺鸣钟,四门高启,三山同乐,双往双归,一派太平:讲的就

  是上京的上元节。离上元节还有好几天,城中各坊就会忙着张满

  彩灯,连十里朱雀大街也不例外,那些灯可奇巧了,三步一景,

  五步一换,飞禽走兽,人物山水,从大到小,各色各样,堆山填

  海,眼花缭乱,称得上是巧夺天工。而且那晚上京不禁焰火,特

  别是在七星宝塔,因为是砖塔,地势又高,所以总有最出名的烟

  火作坊,在七星塔上轮流放烟花,称为“斗花”,斗花的时候,

  半个上京城里几乎都能看见,最是璀璨夺目。而在这一夜,居于

  上六坊的公卿人家也不禁女眷游冶,那一晚阖城女子几乎倾城而

  出,看灯兼看看灯人。然后五福寺鸣太平钟,上京城的正南、正

  东宫118

  北、正东、正西城门大启,不禁出入,便于乡民入城观灯。而三

  尹山则是求红线的地方,传说三尹山上的道观是姻缘祠,凡是单

  身男女,在上元日去求红线,没有不灵验的。双往双归则是上京

  旧俗,如果女子已经嫁了人,这日定要与夫婿一同看灯,以祈新

  岁和和美美,至于还没有成亲却有了意中人的,更不用说啦,这

  日便是私密幽会,也是礼法允许的。

  去年上元节的时候,我跟阿渡去三尹山看灯,连鞋子都被挤

  掉了。据说那天晚上被挤掉的鞋子有好几千双,后来清扫三尹山

  的道公们收拾这些鞋子捐给贫人,装了整整几大车才拉走。

  我早拿定主意今年要在靴子上绑上牛皮细绳,以免被人踩

  掉,这样的泼天热闹,我当然一定要去凑啦!

  正月十四的时候赐宴觐见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事终于告一段

  落,我也可以躲躲懒,在东宫睡上一个囫囵觉,留足了精神好过

  上元节。可是睡得正香的时候,永娘偏又将我叫起来。

  我困得东倒西歪,打着哈欠问她:“又出什么事了?”

  “绪宝林的床底下搜出一个桃木符,据说是巫蛊之物,上头

  有赵良娣的生辰八字,现在赵良娣已经拿住了绪宝林,就候在殿

  外,要请太子妃发落。”

  我又累又困又气:“多大点事啊,一个木牌牌也值得大惊小

  怪么,这年都还没过完呢!绪宝林不会这么笨吧,再说刻个木牌

  牌就能咒死赵良娣了?赵良娣这不还活得好好的!”

  永娘正了正脸色,告诉我说:“巫蛊为我朝禁忌,太子妃也

  许不知道,十年前陈征就是因为擅弄巫蛊,怨咒圣上,而被贬赐

  死,并抄灭满门。我朝开国之初,废吴后也是因为巫蛊许妃,被

  废为庶人,连她生的儿子都不许封王⋯⋯”

  我觉得头痛,我最怕永娘给我讲几百年前的事,于是我顺从

  地爬起来,让宫人替我换上衣裳,匆忙梳洗。永娘道:“绪宝林

  巫蛊之事甚是蹊跷,太子妃千万要小心留意,不要中了圈套。”我很干脆地问她:“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

  永娘道:“太子妃本来可以推脱,交给皇后圣裁,只是现在

  中宫空虚,又正值过节,不宜言此不吉之事。奴婢窃以为,太子

  妃不妨交给太子殿下裁决。”

  我不做声,我想这事如果交给李承鄞的话,绪宝林一定会被

  定罪。

  赵良娣是李承鄞的心尖子眼珠子,不问青红皂白,他肯定会

  大怒,然后绪宝林就要倒大霉了。绪宝林那么可怜,李承鄞又不

  喜欢她,上次去宫里看她,她就只会哭,这次出了这样的事,她

  一定是百口莫辩。我想了又想,只觉得不忍心。

  永娘看我不说话,又道:“娘娘,这是一潭浊水,娘娘宜独

  善其身。”

  我大声道:“什么独善其身,叫我不管绪宝林,把她交给李

  承鄞去处置,我可办不到!”

  永娘还想要劝我,我整了整衣服,说道:“传赵良娣和绪宝

  林进来。”

  每当我摆出太子妃的派头,永娘总是无可奈何,永娘记得牢

  牢的宫规,还有几十年的教养,总让她不能不对我恭声应诺。

  赵良娣见了我,还是挺恭敬,按照规矩行了大礼,我挺客气

  地让永娘把她搀扶起来,然后请她坐下。

  绪宝林还跪在地上,脸颊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像是刚刚

  哭过。

  我问左右:“怎么不扶绪宝林起来?”

  宫人们不敢不听我的话,连忙将绪宝林也扶起来。我开始瞎

  扯:“今天天气真不错⋯⋯两位妹妹是来给我拜年的么?”

  一句话就让赵良娣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本来按照东宫的规矩,她们应该在新年元日便着鞠衣来给我

  叩首行礼,但这三年来李承鄞怕我对赵良娣不利,从来不让她单

  东宫120

  独到我住的地方来,所以此礼就废止了。因此我一说这话,赵良

  娣就以为我是在讽刺她。其实那天我在宫里忙着元辰大典,直到

  夜深才回到东宫,哪里有功夫闹腾这些虚文,便是绪宝林也没有

  来给我叩首。

  我可没想到这么一层,还是事后永娘悄悄告诉我的。我当时

  就觉得赵良娣的脸色有点儿不好看了,还以为她是因为我对绪宝

  林很客气的缘故,所以我安抚了绪宝林几句,就把那块木牌要过

  来看。

  因为是不洁之物,所以那木牌被放在一只托盘里,由宫人

  捧呈着,永娘不让我伸手去拿它。我看到上头刻着所谓的生辰八

  字,也瞧不出旁的端倪来。我想起了一个问题:“怎么会突然想

  起来去搜绪宝林的床下呢?”

  我这么一问,赵良娣的脸色忽然又难看起来。

  原来赵良娣养的一只猧儿走失不见了,宫人四处寻找,有人

  看见说是进了绪宝林住的院子,于是赵良娣的人便进去索要。偏

  偏绪宝林说没看见什么猧儿,赵良娣手底下的人如何服气,吵嚷

  起来,四处寻找,没想到猧儿没找着,倒找着了巫蛊之物。

  赵良娣道:“请太子妃为我做主。”

  我问绪宝林:“这东西究竟从何而来?”

  绪宝林又跪下来了:“臣妾真的不知,请太子妃明察。”

  “起来起来。”我顶讨厌人动不动就跪了,于是对赵良娣

  说,“这世上的事,有因才有果,绪宝林没缘没由的,怎么会巫

  蛊你?我觉得这事,不是这么简单⋯⋯”

  赵良娣却淡淡地道:“如此铁证如山,太子妃这话,是打算

  偏袒绪宝林了?”

  她说得毫不客气,目光更是咄咄逼人。不待我说话,永娘已

  经说道:“太子妃只说要细察缘由,并没有半句偏袒之意,良娣

  请慎言。”

  赵良娣突然离座,对我拜了一拜,说道:“那臣妾便静候太子妃明察此事,只望早日水落石出,太子妃自然会给臣妾一个交

  待。”说完便道,“臣妾先行告退。”再不多言,也不等我再说

  话,带着人就扬长而去。

  永娘可生气了,说道:“岂有此理,僭越至此!”


东宫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